经典案例

一则关于民事纠纷案件的处理经过

案情简介:

2015年前后,向某因工厂资金流转需向银行贷款,为满足贷款要求,与A公司签订反担保合同,A公司作为银行贷款代办人。2016年8月,向某公司财务向A公司错转30万元,请求返还未果。2017年4月,因向某资金链断裂未能及时还贷,银行向法院起诉执行了担保人A公司财产。A公司遂起诉向某及其公司追偿。

办理过程:

2017年10月,在临开庭不足一周前,当事人向某因A公司诉其追偿权纠纷一案到所咨询,律师接待后发现A公司共诉请向某偿还担保责任款及利息共计100余万元。在审查A公司起诉资料、询问当事人案件事实后,律师认为A公司部分诉请远超法律规定,可以从金额及利息角度作为案件切入口,尽可能降低损失,另外本案存在A公司对向某的不当得利法律关系,可以争取相互抵扣。在律师与向某充分沟通后,向某委托律师代理本案。

2018年1月,案件开庭,律师从违约金及履约保证金的性质、本息计算方式、不当得利款作为金钱债务可以相互抵扣等角度进行答辩,并当庭提出愿意在法律范围内进行调解。庭后,代理律师和法官进行沟通,并附本息递减计算表一张,以书面方式向法官说明了计算方式。

2018年1月,法院作出一审判决支持我方利息标准过高,保证金重复计算等观点,判决需向A公司支付担保金本金49万元,利息20余万元,但未支持我方不当得利款可以冲抵的观点。收到判决后,律师立即与当事人联系,当事人对结果表示满意。但律师没有就此结案,在首次沟通中建议当事人立即提起不当得利诉讼,争取两案在执行阶段能够相互冲抵责任,当事人认为在一审判决基础上与A公司有可谈判余地,未立即委托起诉。之后在春节期间,律师也多次致电询问当事人谈判情况,在得知仍未协商一致后建议立刻起诉,但当事人仍认为可以谈判解决。

2018年5月,律师在周天休息时接到当事人电话,A公司已经申请强制执行,当事人房产、银行账户均被冻结,法院财产报告令已经送达。律师立即约见当事人,办理了委托手续,在三天内完成其不当得利案件资料收集和立案,并在立案后和前案执行法官联系暂缓执行。由于法院分案时间问题,前案执行法官给予的期限内,后案仍未安排开庭。当事人房屋被送往评估机构进行估值,即将进行拍卖,律师立即联系后案审判法庭,提供相关资料,请求立即进行庭前会议,组织调解。2018年6月,法庭组织双方进行庭前会议并组织调解,律师在庭中与对方代理人进行沟通,充分说明了两案继续进行将会是两输结果,并建议我方当事人在我方计算的基础上额外支付一些款项作为调解条件。

承办结果:

经过谈判,双方达成调解,同意我方支付对方27万元,各方放弃其他债权债务,我方当事人避免了自己房屋损失,对方也在可接受范围内获得了追偿款,并且双方在最后握手言和,保留了继续合作的可能。

在案件结清后,律师与当事人聊天时得知,在前案判决后,律师建议立即起诉时,当事人是出于不想承担诉讼费及代理费的目的没有听取建议,对此,当事人笑着表示很后悔,他说如果当时听取了意见,自己就不用操那么多心了。律师也表示,如果当时就委托,那么在执行上就不会被逼到绝地,可能案件结果会比现在更好,但好在现在也解决了问题,避免了进一步的损失。

律师提醒:

本案是一个事实关系衍生的两个法律关系,案情相对复杂,且两诉因基础法律关系不同,不能合并。在实际生活中这种案例不胜枚举。行百里者半九十,一个胜诉判决不代表案件结束,希望当事人相信律师的专业,充分沟通,听取律师专业意见,避免因小失大。

  
 

关注微信
了解更多